颜商文化
首页 > 颜商文化 > 颜商文化
颜商文化

复圣颜子语录

发布日期:(2014-1-23)   点击次数:865

复圣颜子语录


颜小岩   整理


一、尊师


1、颜回谓然叹曰: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竖。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,夫子循循然善诱人。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。欲罢不能,既竭吾才,如有所立卓尔!虽欲从之,未由也已。”


2、颜回曰:“子在,回何敢死!”


3、颜回曰:“夫子步亦步也;夫子言亦言也;夫子趋亦趋也;夫子辩亦辩也;夫子驰亦驰也;夫子言道,回亦言道也;及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者,夫子不言而信,不比而周,无器而民滔乎前,而不知所以然而已矣。”



二、立德


1、颜回曰:“人善我,我亦善之;人不善我,我亦善之。”


2、颜回曾规劝子路曰:“力猛于德,而得其死者,鲜矣!盍慎诸焉?”


3、颜回曾忠告子贡曰:“吾闻诸夫子,身不用礼,而望礼于人,身不用德,而望德于人,乱也。夫子之言,不可不思也。”


4、颜回曰:“有埃墨堕饭中,欲置之则不洁,欲弃之则可惜,回即食之,不可祭也。”



三、励志


1、颜子曰:“舜何人也!予何人也!有为者亦若是。”


2、颜回曰:“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”


3、颜回曰:“回愿得明王圣主为之相,便城郭不治,沟池不凿,阴阳和调,家给人足,铸库兵以为农器。”



四、修身


1、颜回曰:“智者自知,仁者自爱。”


2、颜回曰:“君子攻其恶,无攻人之恶。”


3、颜回蹴然变色曰:“良玉度尺,虽有十仞之土,不能掩其光。良珠度寸,虽有百仞之水,不能掩其莹。夫形,体也;色,心也,闵闵乎其薄也。苟有温良在其中,则眉睫之矣,疵暇在其中,则眉睫亦匿之,诗曰:‘钟鼓于宫,声闻于外’。言有诸中,必形诸外也。”


4、颜回曰:“吾闻之也,去国,则哭于墓而后行,反其国不哭,展墓而入。”



五、言传


1、仲孙何忌问于颜回曰:“仁者一言必有益于智,可得闻乎?”回曰:“一言而有益于智莫如豫,一言而有益于仁莫如恕。夫知其所不可由,斯知其所由矣。”


2、宰我问颜回曰:“三年之丧可得其改乎?”颜回对答曰:“人知其一,莫知其他;只知暴虎,不知凭河。鹿生三年,其角仍堕;子生三年,而离父母之怀。子虽善辩,岂能破尧舜之法,改禹汤之典,更圣人之文,除周公之礼,改三年之丧哉?父母者,天地也。天崩地坏,为之三年不亦宜乎。”


3、叔孙氏曰:“吾常闻之颜回曰:‘孔丘能废心而用形’。”



六、报国


1、颜回曰:“回闻鲍鱼兰芷不同箧而藏,尧、舜、桀、纣不同国而治。吾则不同,回愿得小国而相之,主以道制,臣以德化。君臣同心,外内相应。列国诸侯莫不义响风。壮者趋而进,老者扶而至。教行乎百姓,德行乎四蛮。莫不释兵辐辏乎四门,天下咸获永宁,喧飞蠕动,各乐其性。进贤使能,各任其事。于是君绥于上,臣和于下,垂拱无为,动作中道,从容得体,言仁义者赏,言战斗者死,则由何进而救、赐何难之解?”


2、颜回曰:“回闻薰莸不同器而藏,尧、桀不同国而治,以其类异也,回愿得明王圣主辅相之,敷其五教,导之以礼乐,使民城郭不修,沟池不越,铸剑戟以为农器,放牛马于原薮,室家无离旷之思,千岁无战斗之患。则由无所施其勇,而赐无所用其辩矣。”


3、颜回曰:“臣以政知之。昔者舜巧于使民,造父巧于使马,舜不穷其民,造父不穷其马。是以舜无佚民,造父无佚马也。今东野毕之御,上车执辔,衔体正矣,周旋步骤,朝礼毕矣,历险致远,马力殚矣,然犹策之不已;所以知其佚也。”


4、颜回曰:“臣闻之鸟穷则啄,兽穷则攫,人穷则诈,马穷则佚,自古及今,未有穷其下而能无危者也。”


5、颜回曰:“夫子之道至大,故天下莫能容。虽然,夫子推而行之,不容何病?不容然后见君子。夫道之不修是吾丑也。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,是有国者之丑也。不容何病,不容然后见君子!”



七、境界


1、颜回曰:“回愿贫如富,贱如贵。无勇而威,与士交通。终身无患难。亦且可乎?”


2、颜回曰:“天赐颜子一锭金,外财不发命穷人。”


3、孔子使子贡适齐,久而未回。谓弟子占之,遇《鼎》,皆曰:“无足不来。”颜回掩口而笑。孔子曰:“回也哂,谓赐来也?”。颜回曰:“无足,乘舟而来”。赐果清朝至,验如颜回之。


4、颜回侍于孔子之侧,闻哭者之声甚哀。子曰:“回也,汝知此何所哭乎?”对曰:“回以此哭声,非但为死者而已,又将有生离别者也。”子曰:“何以知之?”对曰:“回闻桓山之鸟,生四子焉。羽翼既成,将分飞于四海,其母悲而送之,哀声有似乎此,谓其往而不返也。回窃以音知之。”孔子使人问之。果曰:“父死家贫,卖子以葬,与之长决。”子曰:“回也,善于识音矣。”


5、颜回曰:“武仲世称圣人,而身不免于罪,是智不足称也。好言兵讨,而挫锐于邾,是智不足名也。夫文仲其身虽殁而言不朽,恶有未贤。”


6、颜回曰:“孟孙才,其母死,哭泣无涕,中心不戚,居丧不哀。无是三者,以善处丧盍鲁国。固有无其实而得名者乎?回壹怪之。”


7、孔子间居,子贡入侍而有忧色。子贡不敢问,出告颜回。颜回授琴而歌。孔子闻之,果召回入。问曰:“若奚独乐?”曰“夫子奚独忧”。孔子曰:“先言尔志。”曰:“吾昔闻夫子曰:‘乐天知命’故不忧,回所以乐也。”


8、颜回曰:“不愿仕。回有郭外之田五十亩,足以给干粥,郭内之田十亩,足以为丝麻。鼓琴足以自娱,所学夫子之道者,足以自乐。回不愿仕。”


9、颜回曰:“端而虚,勉而一,则可乎?”


10、颜回曰:“然则我内直而外曲,成而上比。内直者,与天为徒。与天为徒者,知天子之与己,皆天之所子,而独以己言蕲乎而人善之,蕲乎而人不善之邪?若然者,人谓之童子,是之谓与天为徒。外曲者,与人之为徒也。擎跽曲拳,人臣之礼也。人皆为之,吾敢不为邪?为人之所为者,人亦无疵焉,是之谓与人为徒。成而上比者,与古为徒。其言虽教,谪之实也,古之有也,非吾有也。若然者,虽直而不病,是之谓与古为徒。若是则可乎?”


11、颜回曰:“回之未始得使,实自回也;得使之也,未始有回也。可谓虚乎?”


12、颜回对孔子曰:“回悟道益矣。” 孔子曰:“何谓也?”曰:“回忘仁义矣。”曰:“可矣,犹未也。”他日复见,曰:“回益矣。”曰:“何谓也?”曰:“回忘礼乐矣。” 曰:“可矣,犹未也。” 他日复见,曰:“回益矣。”曰:“何谓也?”曰:“回坐忘矣。” 孔子蹴然曰:“何谓坐忘?”颜回曰:“堕肢体、黜聪明,离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谓坐忘。” 孔子曰:“洞则无善也,化则无常矣。”

上一篇:《颜氏家训》第五篇 治家篇 下一篇:论“庄出于儒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