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商文化
首页 > 颜商文化 > 颜商文化
颜商文化

《颜氏家训》第六篇 風操篇

发布日期:(2014-1-23)   点击次数:391

《颜氏家训》第六篇 風操篇

 

原文:

《禮》曰:見似目瞿,聞名心翟。有所感觸,側愴心眼,若在從容平常之地,幸須申其情耳。必不可避,亦當忍之,猶如伯叔、兄弟,酷類先人,可得終身腸斷與之絕耶?又臨文不諱,廟中不諱,君所無私諱。蓋知聞名須有消息,不必期於顛沛而走也。梁世謝舉,甚有聲譽,聞諱必哭,爲世所譏。又有臧逢世,臧嚴之子也,篤學修行,不墜門風,孝元經牧江州,遣往建昌督事,郡縣民庶,競修箋書,朝夕輻輳,幾案盈積,書有稱嚴寒者,必對之流涕,不省取記,多廢公事,物情怨駭,竟以不辦而還。此並過事也。
近在揚都,有一士人諱審,而與沈氏交給周厚,沈與其書,名而不姓,此非人情也。
昔候霸之子孫,稱其祖父曰家公;陳思王稱其父爲家父,母爲家母;潘尼 稱其祖曰家祖:古人之所行,令人之所笑也。今南北風俗,言其祖及二親,無雲人言,言已世父,以次第稱之,不雲者,以尊于父,不敢也。凡言姑、姊妹、女子子,已嫁則以夫氏稱之,在室則以次第稱之,言禮成他族,不得雲也。子孫不得稱者,輕略之也。蔡邕書集呼其姑、姊爲家姑、家姊,班固書集亦雲家孫,今並不行也。
凡與人言,稱彼祖父母、世父母;父母及長姑,皆加字,自叔父母已下,則加子,尊卑之差也。王羲之書,稱彼之母與自稱己母同,不雲字,今所非也。
.....
昔者,王侯自稱孤、寡、不穀。自茲以降,雖孔子聖師,及閘人言皆稱名也。後雖有臣、仆之稱,行者蓋亦寡焉。江南輕重,各有謂號,具諸《書儀》。北人多稱名者,乃古之遺風。吾善其稱名焉。
古人皆呼伯父、叔父,而今世多單呼伯、叔。從父兄弟姊妹已孤,而對其前呼其母爲伯叔母,此未可避者也。兄弟之子已孤,與他人言,對孤者前呼爲兄子。弟子,頗爲不忍,北土人多呼爲佳。案《爾雅》、《喪服經》、《左傳》,侄雖名通男女,並是對姑之稱,晉世以來,始呼叔侄。今呼爲侄,于理爲勝也。
古者,名以正體,字以表德,名終則諱之,字乃可以爲孫氏。孔子弟子記事者,皆稱仲尼;呂後微時,嘗字高祖爲季;至漢麥種,字其叔父曰絲;王丹與侯霸子語,字霸爲君房。江南至今不諱字也。河北人士全不辨之,名亦呼爲字,字固呼爲字。尚書王元景兄弟,皆號名人,其父名雲,字羅漢,一皆諱之,其餘不足怪也。
偏傍之書,死有歸殺,子孫逃竄,莫肯在家;畫瓦書符,作諸厭勝;喪出之日,門前然火,戶外列灰,祓送家鬼,章斷注連。凡如此比,不近有情,乃儒雅之罪人,彈議所當加也。
《禮經》:父之遺書,母之杯圈,感其手口之澤,不忍讀用。政爲常所講習,讎校繕寫,及偏如服用,有迹可思者耳。若尋常墳典,爲生什物,安可悉廢之乎?既不讀用,無容散逸,惟當緘保,以留後世耳。
江南風俗,兒生一期,爲制新衣,盥浴裝飾,男則用弓矢紙筆,女則刀尺針縷,並加飲食之物,及珍寶服玩,置之兒前,觀其發意所取,以驗貪廉愚智,名之爲試兒。親表聚集,致宴享焉。……
四海之人,結爲兄弟,亦何容易,必有志均義敵,令終如始者,方可議之。一爾之後,命子拜伏,呼爲丈人,申父交之敬,身事彼親,亦宜加禮。比見北人甚輕此節,行路相逢,便定昆季,望年觀貌,不擇是非,至有結父爲兄、托子爲弟者。 

译文:

《禮記》上說:見到容貌相似的目驚,聽到名字相同的心驚。有所感觸,心目悽愴,如果處在一般情況,自應該讓這種感情表達出來啦。但如果無法回避,也應該有所忍耐,譬如伯叔、兄弟,容貌極像先人,能夠一輩子因見到他們就極悲痛以至和他們斷絕往來嗎?
《禮記》上又說:作文章不用避諱,在廟裏祭視不用避諱,在君王面前不避自己父祖的名諱。可見聽到名諱應該有所斟酌,不必一定要匆忙走避。梁朝時有個叫謝舉的,很有聲望,但聽到自己父祖的名諱就哭,被世人所譏笑。還有個臧逢世,是臧嚴的兒子,學問踏實,品行端正,能維持門風。梁元帝出任江州,派他去建昌督辦公事,都縣的百姓,都搶著給他寫信,信多得早晚彙集,堆滿了案桌,信上有寫了嚴寒的,他看到了一定對信流淚,再不察看作復函;公事常因此不得處理,引起人們的責怪怨恨,終於因避諱影響辦事而被召回。這都是把避諱事情做過頭了。
近來在揚都,有個士人避諱字,同時又和姓沈的結交友情深厚,姓沈的給他寫信,只署名而不寫上姓,這困避諱也不近人情。
過去侯霸的子孫,稱他們的祖父叫家公;陳思王曹植稱他的父親叫家父,母親叫家母;潘尼稱他的祖叫家祖:這都是古人所做的,而爲今人所笑的。如今南北風俗,講到他的祖輩和父母雙親,沒有說的,農村裏卑賤的人,才有這種叫法。見和
別人談話,講到自己的伯父,用排行來稱呼,不說,是因爲怕又比父親還尊,不敢稱。凡講到姑、姊妹、女兒,已經出嫁的就用丈夫的姓來稱呼,沒有出嫁的就用排行來稱呼,意思是行婚禮就成爲別的家族的人,不好稱。子孫不好稱,是對他們的輕視忽略。蔡邕文集裏稱呼他的姑、姊爲家姑、家姊,班固文集裏也說家孫,如今都不通行。
一般和人談話,稱人家的祖父母、伯父母、父母和長姑,都加個字,從叔父母以下,就加個宇,以表示尊卑有別。王羲之寫信,稱人家的母和稱自己的親相同,都不說,這是如今所不取的。
從前王侯自己稱自己孤、寡、不穀,從此以後,儘管孔子這樣的聖師,和弟子談話都自己稱名。後來雖有自稱臣、仆的,但也很少有人這麽做,江南地方禮儀輕重各有稱謂,都記載在專講禮節的《書儀》上。北方人多自己稱名,這是古代的遺風,我個人認爲自己作名的好。
古人都喊伯父、叔父,而今世多單喊伯、叔。從父兄弟姐妹已孤,而當地面喊他
母親爲伯母、叔母,這是無從回避的。兄弟之子已孤,和別人講話,對著已孤者叫他兄之子、弟之子,就頗爲不忍,北方人多叫他侄。按之《爾雅》、《喪服經》、《左傳》,侄雖通用于男女,都是對姑而言的,晉代以來,才叫叔侄。如今叫他侄,從道理上講是對的。
古時候,名用來表明本身,字用來表示德行,名在死後就要避諱,字就可以作爲孫輩的氏。孔子的弟子記事時,都稱孔子爲仲尼;呂後在微賤時,曾稱呼漢高祖的字叫他季;至漢人愛種,稱他叔父的字叫絲;王丹和侯霸的兒子談話,稱呼侯霸的字叫君房。江南地方至今對稱字不避諱。這時候在河北地區人士對名和字完全不加區別,名也叫做字,字自然叫做字。尚書王元景兄弟,都號稱名人,父名雲,字羅漢,一概避諱,其餘的人就不足怪了。
旁門左道的書裏講,人死後某一天要回煞,這一天子孫逃避在外,沒有人肯留在家裏;要畫瓦書符,作種種巫術法術;出喪那天,要門前生火,戶外鋪灰,除災去邪,送走家鬼,上章以求斷絕死者所患疾病之傳染連續。所有這類迷信惡俗做法,都不近情,是儒學雅道的罪人,應該加以彈劾檢舉。
《禮經》上說;父親留下的書籍,母親用過的杯圈,覺得上面有汗水和唾水,就不忍再閱讀使用。這正因爲是父親所常講習,經校勘抄寫,以及母親個人使用,有遺迹可供思念。如果是一般的書籍,公用的器物,怎能統統廢棄不用呢?既已不讀不用,那也不該分散丟失,而應封存保留傳給後代。
江南的風俗,在孩子出生一周年的時候,要給縫製新衣,洗浴打扮,男孩就用弓箭紙筆,女孩就用刀尺針線,再加上飲食,還有珍寶和衣服玩具,放在孩子面前,看他動念頭想拿什麽,用來測試他是貪還是廉,是愚還是智,這叫做試兒,聚集親屬姑舅姨等表親,招待宴請。
四海五湖之八,結義拜爲兄弟,也不能隨便,一定要志同道合,始終如一的,才談得上,一旦如此,就要叫自己的兒子出來拜見,稱呼對方爲丈人,表達對父輩的敬意,自己對對方的雙親,也應該施紮。近來見到北方人對這一點很輕率,路上相遇,就可結成兄弟,只需看年紀老少,不講是非,甚至有結父輩爲兄,給子輩爲弟的。

 

上一篇:颜氏在线视频影像专辑(各时期纪念活动) 下一篇:《颜氏家训》第十九篇 雜藝篇